欢迎访问 中国兴发娱乐www.banmuxian.com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佛教故事 > 佛教故事 >

金角银蹄小牛犊

发布时间:2018-08-28 22:10:08 来源:中国兴发娱乐 点击:
  很久很久以前,在南瞻部洲有一个叫作“栴陀罗颇黎”的国家,该国国王共娶了三位妻子。大夫人、二夫人虽然聪明美丽,可是心肠狠毒,只有小夫人心地善良,贤慧和顺。不仅如此,小夫人还为国王生了一位美丽的小王子,这孩子长得眉清目秀、聪颖异常,国王把他当作掌上明珠,真是捧在手里怕丢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,要星星不会给月亮。
  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小王子逐渐长大,长成一位英俊的青年。
  
  大夫人、二夫人虽然非常嫉妒小夫人,但总盼望着自己也生个一男半女,将来可以继承王位。却没想到她们两人,就像是不结果的树、不下蛋的鸡,一个孩子也生不出来。
  
  眼看着小王子一天天长大,王位将要落到他的手里,两位夫人心中的仇恨,也就一天天增长。她们经常凑在一起,嘀嘀咕咕地,想方设法要除掉小王子母子俩,拔掉眼中钉、肉中刺。于是,她们经常在国王面前讲小王子母子的坏话,说他们表面假装孝顺、假装恭敬,背后却经常咒骂国王,希望国王早点死掉,好让小王子早日即位为王。
  
  国王本来不太相信,可是禁不住她们天天讲,日子久了,国王竟半信半疑起来。
  
  有一次,国王突然生病,连忙请来御医。
  
  御医诊断之后说:“大王!您放心,没有什么大病,吃点药就会好的。”说罢开了药方。
  
  国王顺手把药方递给正在病床旁侍候的小王子,让他去煎药。
  
  大夫人、二夫人觉得机会来了,两人嘀咕了一会儿,大夫人便赶来找小王子,对小王子说:“孩子,你父亲想吃水果。
  
  你快到花园摘几个,我替你看着药。”
  
  小王子一听,连忙到后花园去摘水果。
  
  大夫人等小王子走远了,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包早已准备好的毒药,倒在药里。
  
  过了一会,小王子捧着水果,兴匆匆地回来了。
  
  大夫人满脸堆笑,夸了小王子几句,拿着水果走了。
  
  小王子见药已熬得差不多了,便拿来一只碗,把药倒在碗里,给父王端去。
  
  这时,三位夫人都守在国王身边。国王见儿子把药端来,就说:“你先把药放在旁边,凉一会儿。我已几天没上朝了,你去看看有什么要紧事没有。”
  
  小王子奉命出去。过了一会儿,国王让小夫人把药碗端来,凑到嘴边刚要喝,二夫人一把夺过去,叫道:“大王!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您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喝药呢?”
  
  这时,大夫人已牵来一条狗。两位夫人一起动手,硬把那碗药都灌进狗嘴。
  
  不一会儿,只见那条狗口吐白沫,低声地呜咽着,抽搐着死去。国王看到这种情景,又惊又怒,两位夫人平日的谗言,一下子全部涌上心头,以为小王子真要趁他生病的时候,谋害他的生命。他气愤地指着小夫人说:“你们干的好事!快去给我把那个小畜生找来,我要问个明白。我怎么亏待他了?
  
  他竟然要害死我!”
  
  小夫人早已吓呆了,听国王这么说,连忙去找小王子。小王子还在那儿与大臣们商讨国事呢!
  
  小夫人把他拉到一边,气急败坏地问:“你今天熬的药怎么会有毒?你难道想毒死亲生父亲?”
  
  小王子大吃一惊,说:“没有的事,怎么会有毒呢?”
  
  小夫人讲了刚才的情形,小王子这才恍然明白,心想:“一定是大夫人趁我摘水果的当儿做了手脚。”便把事实真相一五一十地告诉母亲,可是,这事怎么对父亲说明呢?他会不会相信呢?
  
  国王派小夫人去叫儿子后,余怒不息,心里越想越生气,不知怎么发泄才好,背着两只手,在寝宫里走来走去。
  
  这时,大夫人上前说:“大王!您别生气了。那小畜生的计谋,不是没实现吗?只是您刚才不该让那小贱人去找他。他们是串通好的,你让她去找他,他们还不商议对策来蒙骗您?
  
  说不定一块儿逃跑了呢!”
  
  国王想:“对!不能让他们跑了。”连忙命令卫兵:“快带人马把王宫四周都包围起来,再把小夫人母子抓来。”
  
  小夫人母子正感到彷徨无措,忽然听到外面人声嘈杂,知道国王派人来抓他们了。小夫人让儿子赶紧逃命,可是小王子怎么舍得离开母亲呢?只听敲门声越来越急,母子俩只好跪在地上,祈求天帝释保佑。
  
  天帝释听到了他们的祈祷,知道他们受了冤枉,便使出法力,一下子就把王子变成一头小牛犊。
  
  小牛犊头上长着两只金色的小犄角,脚下是四只银色的小蹄子,十分可爱。
  
  兵士们终于撞开门,冲了进来,只见房间里只有小夫人与一头可爱的小牛犊,翻来搜去,都没找到小王子的下落,便抓着小夫人回去见国王。
  
  国王听说没有抓住小王子,只抓住小夫人,更加生气,认定一定是小王子下毒谋害自己,而小夫人把他放跑了。于是下令把小夫人打入磨房去做苦工,并在全国通缉王子。
  
  日子一天天过,却连小王子的影子也找不到。大家都以为,小王子一定跑到其他国家去了,日子一久,事情也就慢慢淡了下来。
  
  小牛犊从此生活在王宫中,除了到花园里吃草之外,总是留在磨坊中,陪伴在小夫人身旁。
  
  有一天,国王到花园游玩,忽然发现一头小牛犊,长着金色的角、银色的蹄子,浑身皮毛像缎子一样柔软,闪闪发光,心中十分喜欢,便招呼小牛犊。
  
  小牛犊果然顺从地走到国王身边,朝他叫着,还用舌头舔他的手。
  
  国王不知怎么的,心中觉得小牛犊十分亲切,就像是自己的亲人。他嘱咐看守花园的仆人,要好好照料小牛犊,此后,只要有时间便经常来找小牛犊,与它一起玩耍。
  
  大夫人、二夫人虽然耍阴谋,把小王子母子从国王身边赶走了,可是没能抓住小王子对她们来说,始终是个阴影,谁知道小王子什么时候会回到国内,突然出现她们面前,揭露她们的阴谋诡计呢?为此,两人吃不好,睡不香,坐立难安。
  
  她们凑在一起商量:“小王子如果回国,肯定会去看母亲;或者,他会派人给小夫人送信。因此,只要严密监视小夫人,一定能得到关于小王子的消息,那就可以想办法斩草除根了。”
  
  于是派人日夜监视小夫人的行动。
  
  有一天,监视的人报告说:“除了有一头金角银蹄的小牛犊经常到磨坊去之外,没看见什么人与小夫人接触。”
  
  起先,两位夫人对小牛犊并没有产生怀疑,可是后来,有一次偶然看见国王在花园中与小牛犊一起玩耍,情态是那么亲密,就有点怀疑了。再一打听,小牛犊在王宫出现的日子,正是小王子失踪的那天,她们的心中益发不安起来。
  
  有一天,她们看见小牛犊又进了磨坊,就偷偷地跟在后面,躲在窗外,偷听里面的动静。只听见小夫人哭着说:“孩子啊!我们母子前世是造了什么孽啊!
  
  为什么让我们蒙受这样的冤屈呢?你现在变成一头牛,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变成人呢?只要你能重新变成人,哪怕要我马上死去都可以。”
  
  两位夫人从窗缝向里面窥看——只见小夫人搂着小牛犊的脖子,边哭边说。
  
  两位夫人这下明白了,小牛犊果然是小王子变的。
  
  回到宫中,两人心想:“如果小王子再也变不回来,那当然最好了。可是,万一哪天他又变回来了,那怎么办呢?不行!一定要想一个斩草除根的办法,彻底消灭这心中的隐患。”
  
  两人嘀咕一阵,又想出一条毒计。
  
  当天晚上,国王国到宫中,正想到大夫人房中去,忽然看见婢女来报告:“大王!不好了,大夫人病了。”
  
  国王连忙过去探看,只见大夫人披头散发,脸色铁青,抱着肚子满床打滚。
  
  国王慌了,连声问: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  
  大夫人挣扎着说:“大王!我不行了!今天到花园,看见一头金角银蹄的小牛犊,回来后就肠痛如绞,看来我要死了!”
  
  这边正说着,二夫人的婢女也来报告:“大王!不好了,二夫人病了。”
  
  国王过去一看,病情与大夫人一样,说的话也与大夫人一样。国王连忙派人去请御医,两位夫人却拦阻说:“我们的病是那头小牛犊惹惹来的,只要把那头牛犊杀了,把它的心肝拿来吃了,我们的病就会好了。”
  
  国王一听要杀小牛犊,心中万分为难。不知怎么的,虽然相处时间不长,但他却已与小牛犊有了深厚的感情,心中总是牵挂着它,只要一见到它,就觉得心情愉快。“现在两位夫人要牛犊的心肝做药,这怎么办呢?”他想了又想,说道:“你们不要胡思乱想,还是请御医要紧。”说着,让人把御医请来。
  
  御医诊断了半天,实在诊断不出两位夫人害的是什么病,只好胡乱开了一些药。
  
  两位夫人吃了药,一点反应也没有,依旧捧着肚子满床打滚,非要吃金角银蹄小牛犊的心肝不可。消息传开来,大臣们都赶进宫来问安,看见两位夫人病成这样,大家都劝国王快把小牛犊杀了,用它的心肝给两位夫人治病。
  
  国王起先不同意,一想到这么可爱的小牛犊要被杀死,他的心中就像刀割一样,怎么也狠不下心。
  
  大臣们都说:“再不赶快抢救,两位夫人眼看就要没命了!
  
  怎么能为了一头牛,而误了两个人的生命呢?”
  
  国王再看看两位夫人痛苦万分的形状,没办法,含着眼泪说:“不知怎么的,我心中对这小牛犊实是割舍不下,你们要杀它,千万别在我宫中动手,我要是亲眼看见它被宰,一定会伤心死的。”说着,摆了摆手:“你们要杀它,就把它牵到屠宰坊去吧!随你们怎么办都行,但千万别让我看见。”说完,站起来走了。
  
  于是大臣们派一个侍卫牵着小牛犊到屠宰坊。侍卫把屠夫叫出来,对他说:“国王的两位夫人生命垂危,急需这头金角银蹄小牛犊的心肝救命。你快把它宰了,取出心肝,用白纸包好送到王宫来,我在王宫门口等你。”
  
  屠夫听侍卫传达完命令,就把小牛犊牵入屠宰坊中,把缰绳系在柱子上,提起一把大斧头,正准备朝牛脖子砍去。突然,小牛犊竟然说起人话:
  
  “住手!你别急着杀我。请你听我说几句话,然后再杀我也不迟!”
  
  屠夫吃了一惊,连忙放下斧头。只听小牛犊接着说:“我不是什么小牛犊。
  
  我是栴陀罗颇黎王的太子。我父亲一共有三位夫人,我母亲是小夫人。大夫人、二夫人处心积虑地要谋害我,不得已,我只好变成一头牛犊。你别杀我,总有一天我会当国王,到那时候,我会赏你黄金千斤,把半个王国分给你,再给你一万户居民作封邑。屠夫啊!请你千万别杀我!”
  
  屠夫听了牛犊的一番话,吓得不知如何是好,浑身好像针刺那样不自在。屠夫心想:“我当屠夫以来,不知宰杀过多少牛羊,可是从没见过金角银蹄的牛犊,更没有听说过牛还会讲人话。这件事太奇怪了,我还是小心一点为妙!”就对牛犊说:“你放心!就算是粉身碎骨,我也不杀你!”
  
  “两位夫人等着要吃我的心肝,你不把我的心肝送去,你也活不成!不过,如果你存心救我,那请你照着我的话去做,这样我们两人都能活命。”
  
  牛犊正说着,天帝释来了。天帝释变成一条黑狗,进入屠宰场,刚走到场中,突然摔倒在地上,断了气。
  
  牛犊就对屠夫说:“你既然愿意救我,请你把我藏在草堆中,别让任何人知道。这条黑狗是自己死在你家的,你用不着可怜它,就把它的心肝取出来,交给侍卫。这样,你能活命,我也能活命,你看如何?”
  
  屠夫按照牛犊的吩咐,取出黑狗的心肝,用白纸包好,送到王宫给侍卫。
  
  侍卫接过心肝,连忙送进内宫。
  
  国王听说牛犊的心肝已送来,不由得放声大哭,气塞哽咽,心痛如绞,一阵昏眩,甚至从床座上摔落地上。
  
  侍卫把心肝送到内宫,两位夫人见了,喜出望外,连忙从床上爬起来,等不及炒煎烫炙,就从侍卫手中取过心肝,大口大口地生吃。吃完后,心满意足地说:“这肉太鲜美了!我们吃了它,只觉得浑身血脉畅和,心情愉快,眼清耳明,手脚灵便。这下子我们的病一定会马上就好的。”
  
  屠夫把心肝送到王宫之后,又回到屠宰场,对牛犊说:“我已经把心肝送去了。”
  
  牛犊说:“你对我的恩德,我永世不会忘记,一定报答你。
  
  你如果一心敬我、爱我,想救我脱险,就请你在半夜放我逃命,可千万别让其他人看见。”
  
  半夜,牛犊流着泪告别屠夫。临走时,它对屠夫说:“与你分手后,我要使一点神通,让你知道我不是一个普通人,将来一定会报答你的恩情。你家离城门有三百多步,我从你家出去后,保证不留下任何痕迹。我只在城的西北角留一个脚印,你可以到那儿去查看。凭这点,你就会明白我不是普通人,将来一定能报答你。”
  
  屠夫听牛犊这么说,心中很激动,特意点起香,跪着礼拜,流着泪把它送出门。
  
  第二天早晨天刚亮,人们都还没起床,屠夫就出门了。他想验证一下牛犊临走时说的话对不对。他查遍房前屋后,真的看不见有蹄印;城内的路上找不到,连城外的路上也找不到。最后他走到城的西北角,果然看见一个端端正正的牛蹄印。屠夫见牛犊的话果真实现了,明白它不是一个普通人,不由得一路念着佛回家。
  
  再说牛犊半夜离开栴陀罗颇黎国,一路行去,一直走到三千多里以外的地方,进入另一个国家,名叫“舍婆提国”。
  
  舍婆提国的国王有个女儿,相貌出众,姿态美丽,很讨人喜欢。她那美丽的脸庞,就好像十五的月亮,举世无双;身穿五彩的华丽衣服,居住在像天宫一样华丽的宫殿里。
  
  这位公主还没有婚配,为了这件事,舍婆提国王伤透了脑筋。因为远近许多的国家国王、王子,听说了公主的美名,纷纷前来求亲,可是公主一个也不答应。
  
  公主说:“无论是什么人,只要品德高尚、有本事,我就嫁给他。”
  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公主始终没有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郎君。
  
  有一天,国王对公主说:“我是肉眼凡胎,实在看不出到底谁的品德高尚,谁是有本事的人。你的婚事不能再拖下去了,你说怎么办?”
  
  公主说:“这样吧!请父王您把全国的年轻人,不论是贵是贱、是富是贫,统统召集起来,由我亲自挑选。”
  
  国王一声令下,全国的年轻人纷纷赶到城里,每个人都希望能得到公主的青睐,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到了那一天,年轻人个个梳洗打扮干净,来到王宫前的广场上,排好整齐的队伍,等待公主挑选。
  
  全城老百姓也都拥到广场上观看公主的选婿大典。广场上人山人海,热闹非凡。
  
  小王子变成的牛犊,恰好也在同一天来到舍婆提国,它也挤在那群候选的年轻人中,排在队伍尽头。
  
  大家看这头小牛犊长着金色的角,银色的蹄子,十分可爱,都很喜欢它,所以也没赶它走。
  
  国王与公主从王宫中出来了。国王走在前面,公主紧跟在后面,她手里端着一只金杯,杯中盛满香气四溢的普萄酒。
  
  父女两人从一排排的年轻人面前走过;排在前面的都是一些王公贵族和大官、大富豪的子弟,只见他们有的翘首弄姿、故作多情,有的沉默不语、假作矜持,都希望公主能看中自己。
  
  但公主连正眼也不瞧一下,径自走过去。
  
  国王说:“前面的这些年轻人,都是王公贵族、大官、大富豪的子孙。要是连这些人你都看不上,那后面的平民百姓、穷小子们,又哪能合你的意呢?”
  
  公主说:“前面这些人,别看他们衣着华丽,看起来人模人样的,实际上腹内空空,都是草包。我想挑选的,是有能力而且品德高尚的人,只要具备这样的条件,无论是谁,我都心甘情愿与他结婚,共同生活一辈子。”
  
  国王听公主讲的话很有道理,再说他也不愿拂逆爱女的心愿,心想:“只要她能找到称心如意的郎君,即使地位低一些、穷一些,都没有关系。我可以让他做高官,赏赐他许多金银财富。”于是两人接着挑选。又走过好几排,仍然没有挑到合适的。
  
  公主忽然看见一头牛犊站在队伍的尽头,它有金色的角,银色的蹄子,浑身皮毛细软光滑,像绸缎一样闪亮。公主觉得奇怪,心想:“这牛犊怎么和人站在一起呢?”再仔细打量,心中若有所动,似乎有人在她耳边说:“这就是你要找的夫君!”公主打量再三,心想:“它绝不是一头普通的牛犊,而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变化的。”
  
  这时国王早已走过牛犊,检阅下一排年轻人去了。见公主停步不前,就折回来。
  
  公主指着牛犊对国王说:“这就是我要找的——品德高尚而又有本事的人,我要与它结婚。”
  
  国王一听愣住了,随即想:“这一定是女儿在与我开玩笑!”便笑嘻嘻地说:“行啊!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!”
  
  公主见国王答应了,非常高兴,她把手中端着的葡萄酒,送到牛犊的嘴边。
  
  牛犊饮了半杯,再用嘴把酒杯推给公主。
  
  公主仰起脖子,把剩下的半杯葡萄酒一饮而尽。既然交杯酒喝过了,从此公主与牛犊就是永久的夫妻了。
  
  在场的年轻人,看到公主竟然选中一头牛犊,与它结婚,都惊得目瞪口呆;消息传开,全国的百姓也都骚动不安。
  
  王公大臣们纷纷入宫进谏:“大王!一国的公主竟然嫁给一头牛,与牛结为夫妻。这样的事,见所未见、闻所未闻,有损我国的名声,这是绝对不行的!您一定要设法阻止。”
  
  国王没想到公主真的要嫁给一头牛,心中本来就很烦恼,现在听大臣们一说,更是恼羞成怒。他越想越生气,越想越觉得丢脸,就下令把公主和牛犊都抓起来,要杀掉他们。
  
  天帝释知道了这件事,连忙下凡,变成国王最宠信的大臣的模样,进宫劝谏说:“大王!常言道:‘虎毒不食子。’您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平时又听话、又贤慧,怎么忍心下手杀她呢?这样吧!您就把他们驱逐出国,让她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,如此一来您还愁她不回心转意吗?”
  
  国王听从大臣的建议,宣公主上殿,宣布了把她驱逐出国的命令。
  
  公主听了父王的话,丝毫没有悲伤、后悔的表情。她高高兴兴地一边向父王行礼,一边说;“人都有生离死别,您现在决定不杀我,驱逐出国,我一定服从。俗话说:‘女心外向,千里从夫。’我现在是‘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’,既然嫁了这头金角银蹄牛犊,就会与它一辈子共同生活。只希望父王给我一匹马,送我出城。”
  
  国王与王后送女儿出城。王后想到心爱的女儿从此离乡背井,流离失所,不禁号啕大哭;国王心里也很难过,但他仍下令:让全城的官员、百姓都出城送行,以此向全国百姓宣示,他已用实际行动洗清王国的耻辱。到了分手的时候,公主拉着父母的手,放声大哭,心肝欲碎,哭得连气都喘不过来。她的哭声惊天动地,连周围的小鸟都跟着悲鸣起来。
  
  公主与牛犊离开了舍婆提国,走啊走,走了很久。有一天,他们走到一座用木头造成的城市。
  
  公主问:“我们在这儿生活吧?”
  
  牛犊说:“不!我们不应在这儿生活。”
  
  于是又走,走啊走,走到一座用土砌成的城市。
  
  公主问:“我们在这儿生活吧?”
  
  牛犊说:“不!我们不应在这儿生活。”
  
  于是又出发,走啊走,走到一座用铜铸成的城市。
  
  公主问:“我们在这儿生活吧?”
  
  牛犊说:“不!我们不应在这儿生活。”
  
  他们接着前进,走啊走,走到一座用银子建成的城市。
  
  公主问:“我们在这儿生活吧?”
  
  牛犊说:“不!我们不应在这儿生活。”
  
  他们又继续前进,走啊走,最后走到一座用金子砌成的金城。金城金碧辉煌、光彩熠熠。
  
  公主说:“我们在这儿生活吧?”
  
  牛犊说:“对!我们就在这儿生活。”
  
  金城国很大,长约一由旬,宽也有一由旬。公主与牛犊在这里共同生活,牛犊却不肯恢复人身。
  
  公主说:“你既然是品德高尚、有能力的人,怎么到现在还不恢复原样呢?”
  
  牛犊听了公主的话,手握银蹄,抚着金角,把牛犊皮脱了下来,腰一挺,变成一个年轻英俊的青年。他的脸像庵婆罗果那样鲜艳可爱;牙齿像珂贝那样整齐洁白;两道眉毛好像弯月;眼睛闪闪发光,就像明朗夜空的星星。从此,他当了金城国的国王。
  
  在他的国家里,宏伟壮观的宫殿不用修建,自然就会出现;美丽的宫女、各种音乐舞蹈、饮食衣服等等,只要想要什么,马上就齐备。
  
  公主看见丈夫恢复人身,变成一个英俊的青年,万分雀跃。她连忙给父母写信报喜:“父亲!您原以为我嫁错了人,而把我流放到外国。但我的丈夫因为品德高尚,已恢复人身。
  
  他长得端庄英俊,父亲、母亲,请你们快来,来看看我的丈夫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  
  舍婆提国王接到公主的来信,喜出望外,忙把大臣们都召来,责骂道:“你们那时候讥笑我把女儿嫁给一只牛犊,说是丢了我们国家的体面。没想到我女儿有福气,她嫁的其实是金城国王。”为了庆贺这一喜讯,国王下令大赦天下,把监狱里的囚犯全都释放。
  
  舍婆提国王与王后,连忙赶到金城国看望女儿、女婿。
  
  国王见到女婿,的确是一个英俊的青年,就问道:“你当日在我国时,为什么要变成一只牛犊呢?”
  
  王子双手合十,礼拜地说:“我本来就不是牛犊,而是栴陀罗颇黎国的王子。我父王有三个妻子,我母亲是第三夫人。
  
  另外两位夫人千方百计地想要杀害我,我不得已才变成牛犊。
  
  现在能和公主结婚,我真是三生有幸。我母亲仍在故乡吃苦受罪,也不知道现在情形怎么样?希望大王在金城国多住些日子,让我和公主一起回故乡,探望一下母亲。”
  
  王子夫葡俩便骑着快马来到栴陀罗颇黎国。两人走到磨坊,只见小夫人头发蓬乱,脸上布满了尘土,手脚都皲裂了,脊背上伤痕累累,流着鲜血,有些地方都已化脓。她头顶着一石五升麦子,正挣扎着向磨坊走来。王子看见母亲变成这种模样,心中十分难受,不禁流下泪来。他既不能马上认母亲,又不忍心看母亲头顶这么重的箩筐,就用手中的马鞭把母亲头上的箩筐一下子捅在地上,转身出门。
  
  小夫人已认不出王子就是自己日夜思念的儿子。她正顶着沉重的箩筐向磨坊走去,忽然有个陌生青年把箩筐弄翻,麦子洒了一地,那青年却转身要走。小夫人见那青年衣着华丽,知道他不是寻常百姓,便说:“贵人!请您留步,听我讲一句话。我是国王的奴婢,奉命领来这些麦子磨成面粉。我每天拚命地干,还常常做不完规定的数量,您却把麦子给打翻了。
  
  这事要是让国王知道了,我一定活不成。”
  
  王子听母亲这么说,连忙与公主一起下马,用衣袖帮忙把麦子聚拢起来,装在箩筐中,头顶着送进磨坊。看见母亲这样受折磨,王子心中悲痛,眼泪不断。但他忍着悲痛,不敢与母亲相认,骑马返回金城国。
  
  回到金城国,王子对舍婆提国王说:“我母亲实在太可怜了!她瘦得皮包骨,形容憔悴,脸上全是尘土,头发蓬乱如麻,身上到处是伤痕,鲜血直流。再这样下去,她就快活不成了!”
  
  舍婆提国王听了,心里也十分难过,说道:“真没有想到亲家母会落到这种地步。”
  
  王子向舍婆提国王说:“我想问大王借一些兵马,加上金城国本来的军队,领着人马去救母亲。”
  
  于是,王子率领着两国军队向栴陀罗颇黎国进军,军队来到距离该国首都四十里的郊外。
  
  栴陀罗颇黎国王听到消息,他虽不明白领兵来犯的到底是谁,为什么要进攻,但他知道自己的军队绝对抵御不了两国的大军,只好在城头挂起白旗,开门投降。
  
  王子率领人马来到城下,看见城头挂着一面白旗,心中明白一切。他对左右说:“城头上的白旗是表示投降的意思。
  
  我父亲看军队到达,以为我是哪一个国家的国王,一定会出城向我跪拜,但他毕竟是我父亲,不应该向我跪拜。你们派出二十人,分别站在两边,每边十人。他如果要向我跪拜,就上去搀住他,别让他跪下。”
  
  栴陀罗颇黎国王见大军已开到城下,连忙出城去见王子。
  
  果然就像王子所说的,他不知道带领军队来犯的就是自己的儿子,还以为是哪个国家的国王呢,看见旌旗飘扬,军队威武雄壮,心中很害怕,膝盖直抖,不由自主地要往下跪。
  
  两边的卫士连忙把他架住,不让他跪。
  
  父子两人相见,栴陀罗坡黎国王完全认不出面对的就是自己的儿子,王子也假装不认识父亲。
  
  两人以国王之礼相见后,一起进城来到宫中。
  
  栴陀罗颇黎国王连忙吩咐摆上宴席,招待异国的大王。
  
  吃喝之际,王子开口问国王:“你是一国之君,统治百姓过着快乐的生活。
  
  你的国家富裕,风调雨顺,想必一切如意。我问你,你有几个妻子?”
  
  国王回答:“微臣不敢欺骗大王,微臣有两个妻子。”
  
  王子说:“按照规矩,一个国王都有三个妻子,为什么你只有两个妻子?你要老实说,如果你欺骗了我,日后被我发现,一定处罚你。”
  
  国王吓坏了,战战兢兢地说:“微臣该死!我不敢隐瞒大王,微臣确实有三个妻子。”
  
  王子便下令说:“让你的三个妻子都出来让我看看。”
  
  国王就下令让两位大夫人出来相见。
  
  两位大夫人一听是异国大王召见,高兴极了,连忙梳妆打扮,穿戴整齐,然后来到宫殿前。
  
  王子看了看,问道:“你刚才说有三个妻子,怎么只看见两人?还有一位现在何处?”
  
  国王回答说:“她现在磨坊中。”
  
  王子问:“国王的妻子怎么会在磨坊中做苦工呢?”
  
  国王窘得面红耳赤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  
  小夫人听说异国的大王召见,连忙从磨坊赶来,想向异国大王哭诉一下自己的冤屈。
  
  王子远远地看见母亲走过来,再也忍不住、装不下去了。
  
  他连忙跑下宫殿,扑了过去,抱着母亲的脖子,呼天唤地地大哭起来:“娘啊!由于我忤逆不孝,让娘您吃尽了各种苦。娘啊!娘啊!”
  
  小夫人先是大吃一惊,再仔细一看,这个异国大王就是自己前些日子在磨坊中遇到的贵人,再听他的口气、看他的形貌,一切都明白了,不由得与儿子抱头痛哭。
  
  国王见他们相抱哭在一起,这才明白,这个异国大王原来是自己的儿子。事到如今,他又有什么话可说呢?只有陪着他们母子一起掉泪。
  
  父子三人悲喜交加,放声大哭,直哭得云飞鸟落、树木摧折。
  
  文武百官见到这副情景,没有一个不为他们三人的悲欢离合而伤心流泪。
  
  王子哭够了,连忙吩咐宫女带母亲去沐浴,又取出龙虎宝衣让母亲穿上,给母亲在宝座上坐下。他把父亲及两位大夫人叫过来,原原本本地讲述当日事情的全部经过。
  
  国王这才恍然大悟,明白一切全是两位大夫人从中捣鬼,有意陷害。他既对两位大夫人的恶行感到生气,又为小夫人母子所经历的遭遇心酸,感到十分内疚,马上令人在殿前架起一口大锅,烧了一锅滚烫的开水,又拿来各种刑具,什么凌迟处死用的尖刀、车裂人体的车、活犁人用的犁等等都有。
  
  他让侍卫们把两名大夫人抓起来,押到殿前,说:“你们两人罪恶滔天,把你们放在汤锅里煮了,还算轻饶。想起你们当时生吃我儿子心肝的狠毒样子,我恨不得叫来两百名大力士,让他们把你们两人撕扯成几段,这才解我心头之恨。”
  
  说罢,下令侍卫们立即动手。
  
  王子害怕国王真的把两位大夫人杀了,忙在心中暗暗念佛。
  
  说也奇怪,那些刀子的锋刃一下子全钝卷了,锅里滚汤的开水也凉了下来,两百个大力士个个手脚酸软,提不起一点劲。
  
  王子饶了两位大夫人后,对国王说:“我之所以能活命,实在要感谢屠夫。”
  
  国王说:“当时我的确不知道你竟受到这样大的冤屈,吃了这么多苦。从今以后,我要舍去王位,把国家交给你治理。
  
  我要出家去当沙门,到山林里隐居修行,永远不再回来。至于屠夫,随你怎么赏赐他。”
  
  国王果真削发出家。经过这番变故,国王把什么荣华富贵看得如同粪土,他勤修善道,后来成了阿罗汉。
  
  王子登上王位后,封屠夫做宰相,地位就与王侯一样尊贵,库藏的所有珍宝,也都交给屠夫掌管。
  
  屠夫以前对牛犊施恩,如今果然得到好报。
  
  后来,王子与他母亲都以肉身修行成佛。
  
  大夫人、二夫人虽然侥幸不死,但她们仍然不肯止恶行善。
  
  天帝释见这两人已是不可救药,就变成一股大风,从两位夫人的毛孔吹入。
  
  结果,两位夫人原先吃下去的黑狗心肝,都变成一粒粒铁丸子,每粒铁丸子都向外喷着火。这两个作恶多端的家伙,就这么可耻地死了。
  
  据敦煌遗书《佛说教顺子修行成佛经》改编。
相关文章推荐:
  • 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典故
  • 孕妇梦见牛犊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推荐
    • 禅故事十则

      一、放下 两位禅者走在一条泥泞的道路。走到一处浅滩时,看见一位美丽的少女在那里踯...

    • 佛教四大经典爱情故事

      一、前世是谁埋了你 从前有个书生,和未婚妻约好在某年某月某日结婚。到那一天,未婚妻...